由中国美术馆特别邀请的北京、南京、西安、重庆、河北、河南、广西、福建等省、市油画家作品举办的“无尽江山:南北油画邀请展”,1月24日在中国美术馆开幕,此展作为中国美术馆奉献给公众的春节盛宴,以其较大的规模和独特的方式,出其不意地获得了业界的关注。这个展览被称之为“第三届中国油画展以来最为重要的一个当代油画展”,共有参展作者60多人,作品240余件。作者均为当代中国油画界具有一定实力的画家,老少咸集。作品都是画家近年来的新作,风格多样。策展人强调展览所表现出的中国绘画的传统性文脉,以此“探讨‘写意畅神’、‘气韵生动’在中国当代油画创作中的多种可能性。同时,研究中国美术史上早已存在南派和北派的画风文脉,在现代是否继续延续?南北油画家是否也呈现出差异性的具体形态?”“希望藉南北不同地区画家的作品呈现中国的人文地理资源作为当代油画创作资源的可能性。”

以往这类大型的展览都是由美协或油画学会举办的,而这次由中国美术馆举办的这一当代油画展览则表现出它的诸多不同,首先是策划、准备、落实的时间都很短;二是不需要专门为之创作,因此,也就没有层层发动;三是不需要评审,所以,也就没有了因为评审带来的许多不满和愤恨;四是作品基本上都是画家的自选作品,其创作随心所欲,没有为展览而创作的那种“创作”的面纱。这是就展览的问题来谈论这个展览,而对于具体作品而言,正如画展题目所标明的“南北”二字一样,不管是南还是北,不管是同属于南还是同属于北,地域性的差异性还是鲜明地表现出来,因为展览是根据要求以省、市为单位分厅展出。如果不是这样,将其打散了以后杂陈在一起,那么,我们能否指认出其中的差异,则是有待研究的。进一步来论,当代中国油画的这种地域性的差异,是否还能够和我们观念中的南北的文化概念联系到一起,也有待于深入的研究。

信息时代的人是走南闯北,日行千里,如同闲庭信步,而人文地理资源几乎处于共享的状况,那么,再来谈创作资源的问题显得意义不大。过去“新安画派”因为黄山的创作资源而表现出“新安画派”在题材和风格上的特色,现代的刘海粟虽然在所处的地理位置上不占有这一创作资源,却因十上黄山而以善写黄山而著称。擅写桂林山水的白雪石、宗其香,都可以说是典型的北方画家,却充分而高效地利用了原本不属于他们的地理资源。这一现象所表现出的是时代的特点。所以,我们今天再来谈南北的问题,尤其是在油画界谈南北的问题,“地域性文化脉络”如何体现,“差异性”是怎样的表现,不仅是油画家们要思考的,也是理论家们需要斟酌的。无疑,所谓的“地域性”和“差异性”都不是浅层面的一些表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