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故宫博物院向日本博物馆出借的系列文物即将展出,又一次引发两岸网民的怒火。

不仅因为其中一件是中国书法史上公认的“天下第二行书”——颜真卿《祭侄文稿》,纸卷出炉近1400年后的脆弱性可想而知,可谓“展一次伤一次”,还因为这篇书法所代表的“气节”。

然而,台北故宫博物院为平息岛内网民愤怒,还公开互相推卸责任,截至去年11月29日都未谈定日本博物馆的“回馈”展品。观察者网就此采访到了华东师范大学思勉高等人文研究院青年研究员樊波成,他表示,颜真卿《祭侄文稿》几乎可以说是唐代书法的最高代表,而且是富有感情的真迹,和他平时的字大不相同,同时具有文物价值、艺术价值、鉴定价值,还有精气神价值。樊波成还指出,一般而言,每个国家或地区都有制定一些不得出境展览或是具体展览规格的文物。例如,根据中国大陆规定,元代以前的书画、丝作品都被禁止出国(境)展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