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先就是传唐代王维(701-761)的《伏生授经图》。伏生授经是一个真实的历史故事,伏生是战国末期齐国人,生于公元前268年,是儒家学者,秦朝统一后当过博士。公元前213年,秦始皇下令焚书,伏生冒着生命危险,将记录自尧舜到西周的重要历史文献《尚书》藏入墙壁之内,躲过了一劫。

到了汉朝,伏生挖开墙壁,发现还有28篇《尚书》保存完好。汉文帝重视古代文献,派大臣晁错去伏生家中取经,但是经文上的古字无人能懂,伏生又年届九十,口齿不清,无法正常说话,于是由他女儿羲娥当翻译,一点一点地把《尚书》翻译成当时通行的隶书,所以叫做《今文尚书》。

伏生授经大概是中国历史上最重要的一次文献传递了,如果没有伏生,司马迁的史记可能要少很多篇章,甚至战国时期最古老最重要的文献就会因此彻底失传,那将是不可挽回的损失,所以历朝历代的文人士大夫都对伏生极为推崇。

《伏生授经图》画的就是伏生传授尚书的场面,画面上只有一个干瘦老者,头戴乌巾,肩披薄纱,盘腿坐在一个蒲团上,身前有一个案几。老者右手拿着一张白纸,左手指着纸,脚下还有卷轴竹简等物。这个画面背景完全留白,没有任何描绘,主题十分突出。伏生是90高龄的老人,慈祥而衰老的神态表现得非常好,展现了画家深厚的功力。

此图流传有序,宋代就已经进入宫廷收藏,图上有宋徽宗“宣和中秘”印,在《宣和画谱》里也有记载。画的题签是宋高宗的“王维写济南伏生”,后来元、明、清历代珍藏,最后在清末为完颜景贤所得,民国时候卖到日本。笔者认为此卷年代极早,应该就是唐代之物,甚至不能排除是王维原作的可能,而且中间割裂过一次,下半部分为后代补画,只是论证起来会比较复杂,这里先介绍一些其他作品。

选摘自北京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