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评论 正文

王圣强:贾平凹现象与名人经济

时间:2018-10-18 09:56 作者:苏花 来源:中国书画观察网
分享到:

王圣强:贾平凹现象与名人经济

王圣强:贾平凹现象与名人经济

王圣强:贾平凹现象与名人经济

王圣强:贾平凹现象与名人经济

小子在一忍再忍忍无可忍的情况下写过一篇批判贾平凹书法的文章,由于是抱着“是可忍孰不可忍”的态度去的,火气大了些,文章带了点人身攻击的火药味。其当时的出发点还是好的,是想敲山震虎给贾老先生提个醒,您那书法那么珍贵,惊天地泣鬼神的,留着传世多好,干吗在外面题来题去丢人现眼的。

也不是小子混蛋非给贾老师过不去,实在有些欺人太甚,用那小谁的歌名来说——过火。酒店饭店你可以随便题,反正咱不去;市场上的一些书名你题就题吧,大不了咱不买;可那文学杂志你胡题个什么劲啊,当成自己家的了吧,本来一篇挺好的文章让标题那几个毛笔字给糟践了,咋一看我还以为这文章是贾平凹写的呢,细看才知道是贾平凹喧宾夺主代写的标题,在“平凹”二字的下面畏畏缩缩藏头露尾的那位才是真正的作者。你说不看吧,这杂志花钱订了;看吧,出门就踩一坨屎,一本杂志里面地雷重重危机四伏,你都不敢往后翻,花好钱买了个大恶心。

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有什么毛病,反正看到“贾体字”有点过敏,第一眼肉麻,然后全身起鸡皮疙瘩,再看下去骨头都软了,能把中国的方块字写的跟肉瘤似的左摇右晃旁溢斜出,真叫个能耐。我也不用什么“恶俗”之类的词来形容了贾老师的书法了,免得玷污了这些无辜的汉字。我只有一个小小的要求,能不能还文学领域一个干净的空间,收起您的“贾体字”?

就这样憋出了一篇《从贾平凹的字看文化圈的流俗》,最早发在《中国书法网》上,后来让《人民网》文化频道转载了,没想到在一些书法网站上引起了网友的共鸣。

就这点屁事皇上不急太监急了——鲁迅文学院某个导师对我有意见了,认为我一泡尿浇灭了贾大师头上那团令世人景仰的七彩光环,实属对贾平凹先生的不敬!

后来不知请来了哪位神明——据说是一书法理论家为贾先生正名,忘了那厮叫什么名字了,当时过于愤怒,也被我辱骂了一通。

先说下,小子并非狂妄自大目空一切之辈,这个世界上令我尊敬的人还是很多,比如作文和做人方面勤勤恳恳实实在在的刘绍棠,再如笔耕不辍又能以文服人的韩少功等等,但绝非拿腔作势好为人师的贾平凹余秋雨之流!

好象我也没有任何义务去恭维这帮人吧?好象国务院没颁布什么让广大公民们都得为他们卑躬屈膝逆来顺受违令者斩的条文吧?

不过这些老胳膊老腿活动能力都能强的,都挺不要脸的。常常在在别人酣睡之时站在当街大喊大叫,快来看呀,我大名鼎鼎的贾平凹又出新书了。好象母鸡下蛋一样,惟恐天下人不知。紧打家伙没好戏,这都是穷人乍富小人得志的表现。

小子也被他们诓过几次,冲着热闹去了,捧回一翻大呼上当却又退货无门,只能写写文章发泄发泄了。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这点贾先生可否理解?这个问题顺便捎带着奉敬给与贾平凹并称两个老混蛋的余秋雨先生。关于怎么翻着四书五经写那种山水、资料加臆测看上去很美的文化散文,如何神化自己美化爱妻咱们另文再议。

对于贾平凹“猛发新闻造声势,自删辞句弄玄虚”的种种炒作手段咱也不说了,网上一抓一大把,单单从贾平凹作文的态度进行分析。令贾先生名声大噪的不就是那部惊世骇俗被一些无耻之徒吹嘘为当代《金瓶梅》的《废都》吗?

建议贾先生将本书改名为《废读》——读《废都》的确是没有任何收获的阅读!只觉得贾先生在自恋方面已经修炼到炉火纯青登峰造极恬不知耻的病态地步了,在当代实在是无人出其右者,非但空前,弄不好还能绝后——这也应了贾先生自己的话:大人物都是空前绝后的。

从《废都》的内容来看,我不知道贾平凹的“红”和木子美的“火”有什么本质的区别,都是当众扒的一丝不挂左扭右晃的卖弄风骚,我只能说木子美的伎俩早是人家贾平凹多年以前就玩过的啦。

最好玩的是,在文章中贾先生总是把自己供奉在一个高高在上的位置,若隐若现的站在半空中胡言乱语,以上帝代言人的身份暗示着芸芸众生,其目的不就是想让读者将自己那神奇荒怪的屁话和诡状殊形的屁画奉为神明对世人微言大义的启示吗?看来贾大师对自己的头衔还不太满意,以后我们就尊称您为“贾天师”?

现在我突然明白贾先生为什么先写作后卖画并在各种媒体上大肆宣传自己的“书法精品”了,用心良苦呵!

看到贾平凹的字画,我老想捂着嘴巴乐上一乐,倒不是笑他的画,我是想起了徐坤在《先锋》里描述的一段话:“诗人在古典的阳光辐射下纷纷受孕,在遥远的遐想年代里喝着祖宗的羊水,产下一批批面目模糊的黄种试管婴儿。还未等满月呢就插上草标急着卖孩子,丫头小子被贩子们抱走时诗人还假模假样的大哭小叫,待到人走远了,这才抹抹鼻涕,把钱偷偷掖进了裤腰。”不过,我每次看到这段话也会想起贾平凹的字画。人嘛,都要个面子,更何况这些大名人。明明是自己一年鼓捣出上千幅“书法精品”堆在出版社的仓库里下崽,非说是求字的人太多市场需求量大不得不通过发行渠道往外撒。

近日在网上晃荡有幸观看到贾老师的一副名曰《千里马》的儿童画,跟张艺谋、赵忠详这几个被吐沫淹了个半死的名人字画摆一地摊上了,标题好象是《名人字画遭冷遇》之类的,记不清了,论坛里面骂声四起,特别是贾老师的《千里马》备受关注,这副作品确实令人佩服,真的,你不得不佩服作画人的胆子够大、脸皮够厚!照这个趋势,下一步指不定把自己尿盆端出来给拍卖了。

一帮大腕们的墨宝在拍卖会上价格一降再降,台下除了一片哗然外竟然无动于衷。说真的,我自打从娘胎里滑出来第一次见到中国人办事这么让人省心。

贾老师的《千里马》宏图一展,众人捧腹大笑,说什么作品够屎没什么收藏价值。我看未必,只是没碰到“明眼”的买主。各位大师不必悲观,用那句文绉绉的话说,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所以这些作品好好放着,瞎不了,指不定哪天就被那些胸无点墨目不识丁但有着一副大肚腩的暴发户卷走,裱好了镶个古色古香的外框往客厅一挂,来个人什么的抬头一看,我日,你在哪呵弄的贾平凹的字画?多抓面子,多牛逼啊!

谁让中国就是一个拜名教呢,就冲这点小子也得不遗余力不择手段往名人这个山头上奔呀!挨骂怕什么,不痛不痒的,用那个王什么玩意的话说,就是笑骂由人笑骂,好钱我自搂之。这点贾老师做的比谁都地道,为后来的文学小屁孩们树立了个真真切切有血有肉的榜样,这些小孩子再挥着铅笔刀杀出来时目标就明确了,直接奔钱去了;炒作手段更是变本加厉,由个人的小打小闹上升为集团运作,远远望去一片熙熙攘攘,走近一看几个小屁孩在那按照高矮个站着,问一问才知道人家在那比年龄呢,文学嘛,稍后再说。这个时候你才发现你是那么的落伍,那么的不可救药,现在再回家改户口也晚了,所以说我这些文章本来都不想发的,我为我儿子留着,一出世我就为他出本文集,最好这边出世那边出文集,双喜临门,婴儿作家的桂冠是与生俱来的,比年龄数他最年轻,搞出个世界第八大奇迹,要做咱就做名人他□(作者删除一个字)!你把这事宣传开了,大家一肚子的纳闷,咦?刚出娘胎的小宝宝能写出什么东西呀?我得弄本看看。有一拨不舍得花钱的人在家咕哝的睡不着觉,老想,写些什么东西呢,写些什么东西呢,到底能写了些什么东西呢……想睡觉,成,买安眠药去。这拨人一咬牙,与其花钱买安眠药不如把这本书买来算了,这时候他们去买书不是冲书的内容了,是去治心病的,解铃还需系铃人嘛——我估摸着这就是古人所说的“不露文章世已惊”!于是市场好的一塌糊涂,可以说是疯抢,后面买不着的急的直往别人脸上抓,还骂娘,刷刷刷一月卖了几百万册,好几个印刷厂的机器都给印冒烟了还是供不应求,除了《圣经》、《毛主席语录》就数小宝宝的书销量最多了。别管这钱是骗来的还是怎么来的,就指这个奇迹,养活一个策划集团都不成问题,再说这也是天经地义的,这叫吃水不忘挖井人,这叫反哺,这叫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其奈我何?

在这个年头,哪个晕头转向的作家再以“铁肩担道义,妙手著文章”为己任,那就是食古不化冥顽不灵啦。

“作家是社会最后的良心”,我忘了这句话是哪位大师的遗孤,放出来一不小心成名言了。文坛圭臬、吃的盐比我们吃的饭都多的陈钟实老先生常常拿这句话教导我们这些乳臭未干却又妄想登上文学殿堂的“80年代的新一辈”。我不知道这个社会还有没有作家,我只知道这个惟利是图金钱至上的社会已经没有良心了。

王圣强:贾平凹现象与名人经济

作者王圣强,1983年出生,江苏丰县人(定居北京),知名作家、画家、电视编导,出版著作多部。

(本文选自《80后思想者的声音——圣强西山文集》)


我要爆料 免责声明
分享到:
© 书画观察旗下媒体版权所有 首页 新闻 头条 展览 热点 书法 绘画 收藏 访谈 评论 名家 滚动 画院 文化 知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