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黄釉三彩马(局部特写二)

陕西历史博物馆藏(摄影:范立)

“大唐风华”展览

展期:2018/9/4 - 11/3

地点:中国国家博物馆 北10展厅

由中国国家博物馆与中共陕西省委宣传部、陕西省文物局联合主办,陕西历史博物馆承办,陕西省考古研究院、法门寺博物馆、西安博物院、西安碑林博物馆、昭陵博物馆、乾陵博物馆、西安市文物保护考古研究院、长武县博物馆九家兄弟文博单位共同协办的“大唐风华”展览于9月3日下午在中国国家博物馆开幕,展览为期两个月。

本次展览是新时代中国国家博物馆国内交流系列展览之一,也是继“江口沉银——四川彭山江口古战场遗址考古成果展”“礼出东方——山东焦家遗址考古发现展”“古蜀华章——四川古代文物菁华展”之后,中国国家博物馆与地方兄弟博物馆之间又一次成功合作。

此次展览共分为六个部分,汇集了近120件(套)唐代精品文物,是主办方从陕西历年出土文物中精心甄选、代表盛唐发展水平的代表性物证,它们从文化、生活、艺术、中外交流及宗教信仰等诸多方面,全方位、立体化地展现了盛世大唐的绝代风华。

第一部分“文武安天下”

唐朝疆域广阔,威极四方,国祚延续近三百年,其间有创建盛世的励精图治,开疆拓土的无上荣光,也有政治风云的变幻无常,戡平战乱的困苦艰辛。层出不穷的风云人物,共同书写了这个时代的瑰丽篇章。

彩绘陶文官俑

1955年陕西省西安市高楼村出土

陕西历史博物馆藏

中国的文官产生很早,文官制度的形成却较晚。唐朝继承了隋朝的三省六部制并加以改革,制定了严格完整的官制和行政体制,构建了分工细密周制的官僚机构。唐朝还逐渐完善了科举制度,实行开科取士,改善了官场和吏治状况。这些措施对治世的出现起到了有益的促进作用。

该部分主要分为文和武两个方面,以三彩文官俑、深斑白玉带、“翰林”盖罐等文物表现唐代的文臣,以三彩武官俑、水晶缀十字铁刀、彩绘贴金骑马俑等文物代表唐代的武将。

唐 神龙二年(706年) 彩绘贴金骑马俑

1971年陕西省乾县懿德太子墓出土

中国国家博物馆藏

马面贴金,额顶处有一缨饰,马颈部、胸部与腹部披甲连缀。骑士头戴盔,披膊、胸甲俱全,足踏高筒靴,左手牵缰,右手握拳前曲。隋唐之际,军事思想方面出现了一些新的变化,重视机动代替了重视防护。于是人披铠甲,马不具装的轻骑兵逐渐取代了重骑兵。但重装骑兵作为骑兵的组成部分仍然保留在唐代骑兵的建制中。这组骑马俑就是当时甲骑具装保留的例证,体现出皇家威仪和唐朝军人的风采。

还特别展示了凌烟阁二十四功臣之一的唐俭和唐代中期名将马璘的墓志,意图表现在有唐一代治乱盛衰的过程中,文官执笔安天下,武将上马定乾坤的风采。

唐 显庆元年(656年)唐俭墓志

陕西省礼泉县北屯乡西页沟村唐俭墓出土

昭陵博物馆藏

志盖呈盝顶状,盖面篆书“大唐故开府仪同三司特进户部尚书上柱国莒国公唐君墓志”,四刹饰四神,四侧装饰十二生肖。许敬宗撰文,正书16行,满行45字。

唐俭,字茂约,并州晋阳(今山西太原)人,生于北周大象元年(579年),卒于唐高宗显庆元年(656年)。凌烟阁二十四功臣之一,《新唐书》《旧唐书》均有其传。唐俭是唐朝建立的直接参与者之一,对唐朝的建立和统一全国起了重要作用。唐高祖初定京师,封为晋昌郡公。武德初,因察独孤怀恩谋反、平刘武周,进礼部尚书。贞观初,出使并处理突厥事务,迁民部尚书,加特进。卒后赠开府仪同三司、并州都督,谥曰襄,陪葬昭陵。

第二部分“皇室的珍宝”

唐朝是当时疆域最大的国家之一和东亚文明的中心。作为强大帝国的统治者,李唐皇室在宫廷中汇聚了众多的财富和珍宝,有宫廷作坊制作的精美器具,有来自异域的奇物异产,也有地方官民进奉的金银贡品。

鎏金飞廉纹六曲银盘

1970年陕西省西安市何家村窖藏出土

陕西历史博物馆藏

银盘为六曲葵花形,窄平折沿,浅腹平底,捶打成型。盘心饰隐起飞廉纹,细部阴錾。飞廉纹作鼓翼扬尾、偶蹄双足、牛首独角、鸟身凤尾的动物形象。何家村出土文物中,还有鎏金熊纹六曲银盘、鎏金凤鸟纹六曲银盘、鎏金双狐纹双桃形银盘和鎏金龟纹桃形银盘。这5件银盘有异曲同工之处,都是以植物的花或果实形状作器形,动物形象做纹饰。这种类型的银盘在唐代很常见,而鎏金飞廉纹六曲银盘最具代表性。

这些遗留至今的珍宝令人惊叹不已,尤其是何家村窖藏和法门寺地宫出土的金银器因其内容的丰富和精美而震惊世界。

金银丝结条笼子

1987年陕西省扶风县法门寺唐塔地宫后室出土

法门寺博物馆藏

这件茶具以金银丝编制而成。中国饮茶法的演变过程可以分为粥茶法、末茶法和散茶法三个阶段。唐以后,粥茶法渐为世人不取,这时贵用茶笋、茶芽,春间采下,蒸炙捣揉,和以香料,压成茶饼。茶饼平时要悬挂高处,凉爽通风,保持干燥。取用时还要焙烤,将放置茶饼的笼子置于炭火上方,焙去茶叶中的水汽,以保持其色、香、味,然后再将焙烤后的茶饼碾碎成末进行煎煮。

该部分主要选取了何家村窖藏的一组炼丹用具和法门寺地宫的一组茶具作为展示重点,同时配合展示地方官员进奉的银盘、银盒、银铤等器物,显示了唐朝发达的金银工艺和奢华的宫廷生活。

鎏金双蜂团花纹镂空银香囊

1987年陕西省扶风县法门寺唐塔地宫后室出土

法门寺博物馆藏

香囊由两个半球组成,以合页铰链相连,由钩状司前控制开合。下半球内装有两个同心圆机环和一个盛放香料的香盂。大的机环与外层球壁连接,小机环分别与大机环和香盂相连。使用时,由于香盂本身的重力作用和两个同心圆机环的机械平衡,无论香球如何滚动,里面的香盂都可以保持水平状态,香灰不会倾撒。香囊通体为镂空的阔叶纹样,上下球体均饰五朵双蜂纹团花,冠饰四蜂纹团花,球底饰折枝团花,香气就是通过这些镂孔袅袅散发出来的。

第三部分是“长安多丽人”

唐朝的女性,特别是生活在长安的上层妇女,表现出不同于其他时代的自由、奔放、热情和勇敢的特点。

唐 景龙二年(708年)携婴饲鸟出行图

1988年陕西省西安市长安区南里王村韦浩墓出土

陕西考古研究院藏

韦浩是唐中宗皇后韦氏之弟,死于景龙二年(708年),其墓室内绘有题材丰富的壁画。此幅壁画位于后室东壁,画面上有3个人物,前方为一男装侍女,头戴幞头,身穿翻领长袍,下着波斯裤,足蹬软便履。袍领、袖口和前襟都绣有华丽的花边。右手提一小笼,左手怡然自得地给肩上的鸟儿喂食,颇有情趣。

有学者考证画中的长尾鸟就是现代动物学所说的“红嘴蓝鹊”。另一侍女头梳螺髻,面庞丰润,身着黄色窄袖小襦,披轻纱披帛,下身着红裙,双手持蒲扇,亭亭玉立。身侧有一孩童拉着侍女的裙摆。画面上方有一飞翔的小鸟,下方有一丛兰草。整个画面构图合理,色彩明艳,极富生活气息。

她们修仪容,理丝竹,善吟唱,努力刻画美丽的人生;她们追求自我,胡服男装,露髻驰骋,肆意张扬着个性;她们参政议政,入释入道,舞文弄墨,积极参与社会事务。

捧包裹侍女图  捧盒男装侍女图  持如意侍女图

陕西省西安市长安区庞留村武惠妃敬陵出土

陕西历史博物馆藏

武惠妃是武则天的堂兄恒安王武攸止之女,开元十二年(724年)玄宗废王皇后,赐武氏为惠妃,礼秩同皇后。开元二十五年(737年)十二月七日,武惠妃薨于兴庆宫,追赠为贞顺皇后,次年二月二十二日葬于敬陵。武惠妃敬陵近年多次被盗掘。2010年,经过警方和文物部门的追索,被盗石椁和壁画得以回国并入藏陕西历史博物馆。其中壁画5幅,画面内容为随从侍女。有女扮男装的侍女,打扮雍容的高髻侍女,以及着男装带幞头捧盒侍女,线条流畅,描绘细致。

本部分以韦浩墓出土的携婴饲鸟出行图,武惠妃敬陵出土的捧包裹侍女图、持如意侍女图、男装捧盒侍女图等众多壁画,以及永泰公主墓石椁拓片为中心,展出众多唐代女俑和梳妆用具,展示了唐代女性的别样之美。

唐 开元十二年(724 年)蹀躞带胡服女立俑

1991年陕西省西安市东郊金乡县主墓出土

西安博物院藏

头梳双髻垂于两侧,头顶及右髻上残留描金的花饰,朱唇轻抿,面带微笑。内穿半臂,外罩圆领对襟胡服,下端露出红色小口裤。足蹬翘头锦履,腰束黑色蹀躞带。唐代上层社会的“好胡”之风引导了整个社会的审美潮流,“胡酒”“胡舞”“胡乐”“胡服”成为当时盛极一时的长安风尚。胡服的主要特征是简洁、方便活动,受到唐代女性的喜爱。

第四部分是“骑猎散歌尘”

经济的繁荣、物质的丰富以及中外交流的空前频繁,使唐代社会生活呈现出开放和多种文化习俗融合的时代特色。集尚武和娱乐于一体的狩猎之风盛行,马球运动风靡全国,域外音乐歌舞的传入也为唐代艺术带来了蓬勃的活力。

唐 开元十五年(727年)胡人打马球图

2004 年陕西省富平县李邕墓出土

陕西省考古研究院藏

李邕是李渊第十五子虢王李凤嫡孙,其墓葬位于陕西省富平县杜村镇北吕村西北,为献陵陪葬墓。马球图位于其墓葬前甬道西壁,画面中有四匹马和手持杖杆的骑者,两端的人和马残缺不全。画面中部两人骑马,左边人物身着红袍,满面虬髯,似胡人模样,胯下骏马四蹄翻腾,纵跃驰骋。右侧人物,袒右臂回首奋力挥杆,胯下骏马回首扬蹄,默契配合着准备击球的主人。文献记载李邕喜爱马球活动,该幅壁画生动记录了当时马上争球的一幕。整幅画面线条流畅,生动热烈,人物五官描绘细致精彩,是继乾陵陪葬墓之一的章怀太子墓发现马球壁画后的又一重要发现。

该部分以胡人打马球图壁画、含光殿毬场石志等文物展示唐代的打马球活动,以带猞猁狩猎胡女俑展现唐代的狩猎,以伎乐纹八棱金杯、彩绘陶腰鼓女坐俑展示唐代的乐舞。

伎乐纹八棱金杯

1970年陕西省西安市何家村窖藏出土

陕西历史博物馆藏

杯体为八棱状,浇铸成型。指垫上装饰两个相背的胡人形象。杯身每面以錾出的联珠为栏,内有执排箫、小铙、洞箫、曲颈琵琶的乐伎,另有抱壶者、执杯者及两名作舞者。人物均为深目高鼻、头戴卷沿尖帽或瓦楞帽的胡人。

该杯人物纹的形象和服饰,均有中国传统风格,但其八棱形杯体、环形联珠把及指垫、足底一周联珠却是明显的西方风格。此杯可能是一件外国输入的器物,或是外国工匠在中国制造的,年代在7世纪后半叶或8世纪初。

唐 开元十二年(724年)彩绘陶骑马带猞猁狩猎胡女俑

1991年陕西省西安市东郊金乡县主墓出土

西安博物院藏

女俑身穿白色圆领窄袖缺袴袍,腰系褡裢,脚蹬高靴,身后蹲伏一猞猁。猞猁是一种猫科的小猛兽,可以驯养成助猎的动物。同豹猎一样,猞猁猎也是贵族喜爱的时髦风尚。在古代的西亚北非和中世纪的伊斯兰世界,使用驯兽骑马追猎是广泛流行的狩猎方式,而豹猎和猞猁猎正是追猎中最富刺激性的两种。唐代作为当时的国际性帝国,豹猎和猞猁猎的传入,与马球、胡旋舞等一样,是当时外来胡风的组成部分。

彩绘陶腰鼓女坐俑

昭陵博物馆藏

腰鼓圆形,两头略粗,中间稍细。腰鼓在唐朝主要用于西凉、龟兹、疏勒、高丽、高昌诸乐中,为当时常见的乐器之一,演奏时挂在腰间。因演奏方式不同分正鼓与和鼓两种,以杖击打的为正鼓,声音高亢洪亮;以两手拍击的称和鼓,声音婉转低回。

这些丰富多彩的活动,为大唐的社会生活增添了亮丽的色彩。

唐 开元八年(718年)三彩骑马奏乐俑

陕西省礼泉县李贞墓出土

中国国家博物馆藏

这5件陶俑可能表现的是马上“鼓吹”乐队。唐代是礼乐发展的重要阶段,五礼制度的规范、鼓吹署的建立,以及乐工数量的增加等因素,都推动了唐代鼓吹乐的发展。唐代鼓吹乐作为一种礼仪性音乐,主要分为卤簿鼓吹和殿庭鼓吹两种形式。卤簿鼓吹即人们常说的仪仗队音乐、骑吹等等,一般用于道路行进、赏赐、葬礼、军事活动、军队凯旋等场合。

第五部分“大唐异乡客”

唐朝国力强盛,文化发达,吸引了众多域外人士由于出使结好、商业贸易、求知问学、传播宗教等各种原因远涉而来,因此唐朝境内活跃着不少异乡来客。

唐 乾封元年(666年)胡人备马图

1990年陕西省礼泉县昭陵韦贵妃墓出土

昭陵博物馆藏

绘于韦贵妃墓第一天井东壁。图中绘一披鬃白马朝南站立,马左右两侧各有一卷发胡人。马左侧胡人身材高大,着窄袖圆领红袍,足蹬黑色长筒靴,右臂夹住马脖颈,俯身低头;其右手轻握丝缰在马腮处,左手置于马镖处调整马络头松紧。

右侧胡人瘦小,着翻领黄袍,腰系黑带,穿线鞋,小腿用白条带“行滕”缠扎;双眉紧蹙平视前方,两手作勒缰状。白马右前腿和左后腿抬起,左前腿右后腿直立,张嘴、竖耳、圆目怒睁,鞍鞯上覆紫色鞍袱。画面生动地表现了主人即将出行,胡人驭者准备就绪的场景。

其中有的人身为高官,有的为商贾平民,也有的为人奴仆。一些人入唐既久,逐渐融入社会。

彩绘黑人立俑

1985年陕西省长武县郭村唐墓出土

长武县博物馆藏

此俑卷发,厚唇,袒胸露腹,颈带项链,皮肤黝黑。身缠红带,从臀部缠绕至背披于两肩。赤足,左手紧握高举,右手握拳屈于腰间。除陶俑外,唐墓壁画中也多有此类形象,一般称为“昆仑奴”。昆仑这个名称早在三国时已有记载,指色黑之人,而非指人类学上的黑种人。在唐代,昆仑又是对南海诸国人的泛称。在这个广大区域中的居民大多是黄种人,不过肤色较深。但因唐代与横跨亚非的帝国大食的交流颇多,也不排除有从非洲地区过来的黑种人的可能性。

展品既有“胡人备马图”壁画,也有众多的胡人俑、骆驼俑,展现出唐代海纳百川的胸怀。

唐 景龙三年(709年)绿釉陶骑驼胡俑

1956年陕西省西安市独孤思敬墓出土

中国国家博物馆藏

双峰驼通体施灰绿色釉,昂首挺颈,张口卷舌作嘶鸣状。驼背上乘坐一着绿衣胡人俑,头戴黑色软巾幞头,身穿高领圆口窄袖短袄,下着绿色长裤,裤腿缚于黑色尖头长筒靴内,右侧腰间挂一香囊。陶驼体形壮硕,绿釉俑身小体轻,真实再现了胡俑驱驼行进时的情景,展示了骆驼与人类的关系,可为西域商贾乘沙漠之舟,往来于长安的历史见证。

第六部分“学理共归真”

唐朝是中国历史上非常开放包容的朝代。传统的儒、道、释三家并重,新传入的祆教、景教、摩尼教、伊斯兰教等也各有发展。其理念虽不相同,但都反映了人们对世界的认识和信仰,在当时兼容并蓄的社会中相互影响,和谐共存,共同筑就了唐朝人的精神家园。展品主要涉及道教、佛教、祆教和景教。

唐 开元二十八年(740年)高士图

2013年陕西省西安市长安区郭庄村韩休墓出土

陕西历史博物馆藏

韩休墓墓室西壁共有6幅“高士图”,呈六扇屏风式布局,现仅剩4幅。其构图相同,均于红褐色边框内部绘一棵挺拔大树,下部绘一位男士,身着阔袖黄袍,足穿云头履,或执如意,或拱手而立,形象飘逸洒脱。其技法与东晋顾恺之的绘画风格相似,线条起伏圆润流畅,赋色则清淡典雅,表现了自魏晋南北朝以来所流行的高士题材。这类高士图大多出自初盛唐壁画墓,反映了这一时期社会上普遍认同的儒家道德观念和处世哲学,而其中的某些人物又可能表现隐逸思想和道教神仙观念。

如韩休墓出土的“高士图”壁画,反映了这一时期社会上普遍认同的儒家道德观念和处世哲学,而其中的某些人物又可能表现隐逸思想和道教神仙观念。

唐 永贞元年(805年)米继芬墓志

1957年陕西省西安市出土

西安碑林博物馆藏

志盖盝顶,盖题“大唐故米府君墓志铭”9字,篆书。志文20行,行20~26字不等,行书,翟运撰文并书写。

米继芬是中亚的米国人,他的父亲突骑施是作为质子来到长安的。米继芬本人应该是随父一同来中国,后来“承袭质子,身处禁军,孝以致亲,忠以奉国”,在中国度过了自己的一生。米继芬一家虽然来自祆教盛行的粟特地区,但其子却是大秦寺景教的僧人,说明景教在贞元初年仍在长安流行。有学者进一步认为米继芬的祖父伊西和父亲突骑施在米国本土就是受洗礼的基督教信徒。

还有表现祆教信仰的苏谅妻马氏墓志和表现景教信仰的米继芬墓志,也是近年来首次展出。

极尽工巧的何家村窖藏和法门寺地宫珍宝,展现唐代时尚风俗的壁上丹青和勒铭存记的墓志,表现胡风汉俗的三彩陶俑和多元共存的宗教文物,莫不精美绝伦,不仅凝聚着那个时代的珍贵记忆,而且已经成为中华民族文化基因的重要组成部分。

在人类社会徜徉在21世纪的纷繁变局之际,回望千年大唐,我们发现,那里不仅有催马战犹酣的潇洒英姿,持戈卫社稷的壮怀激烈,从业务精专的踏实勤勉,也有长安水边多丽人的宜人风景,万国衣冠拜冕旒的昂扬气象,汇集四方奇风异俗的博大胸怀,共同挥洒出一曲盛世华章。

大唐风华虽已成为遥远的过去,但是,那种乐观向上、自信开放的时代精神,那种勇立潮头、敢于创造的奋进精神,那种融汇天下、择善而从的包容精神,已经深深融入我们的血脉之中,成为中华民族文化基因的突出特征,时至今日仍然对我们有所启迪和激励。希望此次展览能够通过对盛唐历史的简要回顾,既激发人们思古之幽情,更启发人们深入思考民族复兴的艰难曲折,携手共创实现中国梦的美好未来。

特别鸣谢

中国国家博物馆

编辑 |  叶芳芳  夏超

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