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风骨

4月22日,“吞吐大荒——许钦松山水画展”在深圳关山月美术馆开幕。一百余件巨幅山水、写生小品以及首次采用的全新3D技术,将观众能带入到空茫雄浑的大山大水之境中。

恩师肯定 改攻水墨

许钦松成名于木刻艺术。最早知道他,是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他的版画在全国获奖。许钦松与关山月相处20余年,关系非常亲密,既有师徒之谊,也有父子之情。他改画水墨也是受关山月先生的建议。许钦松曾在他所著的《此案·彼岸——许钦松谈山水画艺术》中谈到:“在我的艺术发展道路上,有几位老画家对我的影响比较大,比如李可染、关山月两位,关老在山水画创作方面给了我相当大的启发。”

许钦松自小开始学习国画,临摹《芥子园画谱》。18岁报考广州美术学院时,由于创作了版画,就阴差阳错地被分到了版画系。毕业后被广东省文化厅调入展览办公室,负责书协、美协、影协的展览工作。那时候,他有机会接触了很多著名画家,接待过华君武、蔡若虹、刘开渠、吴作人、李可染、刘海粟、亚明、李桦、古元、罗工柳等等,工作之余,一直没有放弃国画学习。1979年,27岁的许钦松调入广州画院,关山月时任院长,对许钦松颇为赞赏。对许钦松而言,关山月不仅是领导,还是恩师,经常品评指导他的作品。许钦松结婚之时,关山月特意创作了一幅《双清图》作为贺礼。在当时,关老的画已是一画难求。老师的器重与关爱,许钦松非常感激,一直铭记在心。1989年,许钦松在中山图书馆举办个展,展的全是山水画。关山月前往观看画展,临走之时,拉着许钦松,语重心长地说:“以后画山水啦!”言下之意是,许钦松山水画比版画还好,建议他一心创作山水画。当时心里尚处迷茫的许钦松,画作受到关老的肯定,坚定了他对水墨画的信心。

吞吐大荒 宏大抒情

走进展厅,如同走进大自然。“明月出天山,苍茫云海间”、 “山舞银蛇 原驰蜡象”……观许钦松的山水画,立马让你想到一首首山水诗,立马让你感悟到这些山水之趣、山野情怀。他的作品无论尺幅大小,都给人一种旷大辽阔之感。大格局、大气势。有一种天地万物新的感觉。

《山海经·大荒西经》曰:“大荒之中,有山名为大荒之山,日月所入,是谓大荒之野。”大荒山乃日月出入之处,有气壮山河,吞吐日月之势。南朝诗人鲍照曰:“腾波触天,高浪灌日,吞吐百川,写泄万壑。”“吞吐”是烟云缭绕的意象形容,也是天人合一的自由状态。画展以“吞吐大荒”命名,尽显气势磅礴、壮美辽远的大好河山,表现出一派空茫雄浑的气象,这正是许钦松山水画追求的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