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评论 正文

余惟杰:从蔡襄的胡子聊起

时间:2018-04-25 09:45 作者:苏花 来源:中国文化报
分享到:

陶生帖(书法) 宋 蔡襄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翻蔡绦《铁围山丛谈》,有一则聊起蔡襄的胡子,颇有趣,遂录之:

伯父君谟,号“美髯须”。仁宗一日属清闲之燕,偶顾问曰:“卿髯甚美,长夜覆之于衾下乎?将置之于外乎?”君谟无以对。归舍,暮就寝,思圣语,以髯置之内外悉不安,遂一夕不能寝。

听起来像段子,却有一定可信度。写此书的蔡绦,是蔡京的儿子,一度权势很大,此书所录宋一朝朝堂往事,大都是有风有影的,比方徽宗丹青的师承与在藩时候的知客吴元瑜有关。吴元瑜画学崔白,书学薛稷,而青出于蓝。徽宗的画亦学崔白,书学薛稷,但作为桥梁的吴元瑜就鲜为人知了。此外,徽宗一朝的手艺人,下棋的、弹琴的、弹琵琶的、跳舞的等等都有闻名于当时,唯独丹青一事,名手鲜有听闻。为什么呢?因为“独丹青以上皇自擅其神逸,故凡名手,多入内供奉,代御染写,是以无闻焉尔”。

蔡绦差不多算个亲历者,这本书也算得上可信。徽宗在丹青一事上很自负,所以画工名手多为其所用,也有部分代笔,但后人据此以为徽宗画作全是代笔,这阅读理解能力又要补课了。余嘉锡先生在《四库提要辨证》中谈及此书已对此事进行了梳理。

我要爆料 免责声明
分享到:
© 书画观察旗下媒体版权所有 首页 新闻 头条 展览 热点 书法 绘画 收藏 访谈 评论 名家 滚动 画院 文化 知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