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个草绿花红的季节里,我又一次见到了顾翔。雅白色的帆布窗帘,晶莹剔透的玻璃扶手,这,就是顾翔的书法工作室。在他别墅式的书房悠然品着香茗,手抚中国书法兰亭奖的抽象线条和惊艳墨色,一位书法苦旅者仆仆风尘的心有一种特别的宁静。

书法是中华民族的根。这个根与文字紧紧的拥抱在一起,有着难以割舍的情怀。

文字是人类社会的重要发明。世界上最早的文字——楔形文字,诞生于公元前4000年的两河流域,但楔形文字由于过于复杂,公元100年就消失,苏美尔文明的温暖色彩从此不在光华。19世纪30年代,当古埃及文字被发现时,它已在北非的沙漠里整整沉睡了5000年。1899年,中国的甲骨文被一个叫王懿荣的人从药铺中被发现,中国历史再次被注入新的内涵,中国书法终于在一个曾叫殷墟的小村落找到了自己的根。5000年,弹指一挥间,巴比伦的楔形文和古埃及文已不见踪影,而中国的甲骨文经过5000年的传承,演绎成颜柳欧赵和苏黄米蔡,演绎成真草隶篆,龟甲、牛骨、青铜、石刻、竹简、宣纸上的书法线条多姿多彩,晋人尚韵、唐人尚法、宋人尚意、元人尚态的书法价值观似大海波涛跌宕起伏,生生不息。

著名美学家宗白华说:“书法是人类灵魂的心电图”。

我以为,中国书法是世界艺术史上独一无二的奇葩。上世纪下半叶,中国书法热刚刚拉开帷幕;当我们唱着春天的故事时,中国书法热又一次掀起了新高潮;当中国书法成为修身养性的载体被人们发现时,在世界范围内,学习中国书法,交流中国书法、收藏中国书法成为地球人新的精神家园。改革开放使国家富强,经济繁荣使文化复兴,经中宣部批准的中国书法兰亭奖是中国书法的最高奖,这个奖项不仅是中国书法艺术高度的重要标志,它更是中国书法史上一个具有深远意义的里程碑。

在中国书法界知道顾翔这个名字,是多年前的事,而了解他,则是通过首届中国书法兰亭奖和第二届中国书法兰亭奖。他年纪轻轻就折桂兰亭,这是我的发现;多次入展又不断获奖是他的实力;而见之作品是在多年后美术馆举办的一次重要书法展上。那次书展我印象深刻,面对他的那幅书法真迹我伫立良久,那是我所见到的传统与现代结合最好的当代篆书经典。我不敢说自己的书法水平有多高,但我在青少年时代就已经系统地学习了世界美术史和中国美术史,而我那时的老师是来自中央讲师团下派河南院校且毕业于中国顶级美术学院的知名学者。对书法的欣赏和收藏,我是极挑剔的,就像自己做投行选项目一样。

中国书法是抽象艺术。说它抽象,是拿它与写实绘画相比。书法的审美是由抽象的线条构成,不同质量、不同角度、不同弧度、不同墨色、不同速度的书法线条折射出书法家不同的思想情感和核心价值观,能真正读懂这种情感和价值观的人是修养和品味极高之人。古人云,书画同源;我说,中外同源。艺术是相通的,其生命力和内在美是没有今古之分和中外之别的。回想去年岁末,瑞士瓦莱州美术馆馆长Mads OLESEN先生来中国考察,作为一位学音乐的外国州立美术馆馆长,他在一个中国著名油画家的工作室内即兴以毛笔用了十分钟时间为我造像,大写意的造型之准和东方墨色的独特神韵令人为之惊鸿。生动感人的艺术作品根植于生活又高于生活,经典传世的艺术精品专家疼爱、百姓喜欢而流芳千古。哗众取宠的艺术品如无源之水、无本之木,枯谢和凋零是时间问题。

艺术品是当今社会的宠儿。盛世收藏为今人共识,全民收藏的新时代已经到来。

伟大的马克思在他的《资本论》中第一次鲜明提出并深刻剖析了所有商品的真实价值:商品的价值量是由生产商品所需要的社会必要劳动时间决定的。艺术品系商品,收藏过程乃投资过程,不论是精神层面或物理层面。一件顶级书法作品的诞生,或艰辛创作,或一挥而就,但那都是厚积薄发的结果。静态看,天下第一行书 ——《兰亭序》,此作系王羲之的雅集抒情产物,然神来之笔价值连城。然蚕纸已入昭陵,今人看到的只是作品的历史摹本;动态看,2010年, 82行407 字长8.24米的黄庭坚转型时期的书法代表作——《砥柱铭》,保利春拍3.9亿元,创中国书法作品拍卖新纪元。其实,一件书法作品的真正价值在于其深厚的艺术内涵和卓越的价值体系,深厚的艺术内涵源于书法家的基本面和创新力,卓越的价值体系反映其不同时期代表作的成熟度和复制难度。一个真正的收藏家,往往会执着的探索和发现那些埋在深处,别人难以发现的投资宝藏。

见到顾翔最新的书法作品,我犹如看到了一种久违的人生情怀:淡泊名利,道法自然。三年前,我的好友偶然收藏了中国书法院院长、当代著名书法家、中央美术学院教授王镛老师的一幅书法力作,他的精神世界得到极大满足,快乐常常挂满笑脸,我明白,这是顶尖艺术品撞击的结果。两年前,我十分有幸收藏了顾翔的两枚篆刻作品,在投行工作的日子时常想起它们,我才深知,生活的滋味莫过于此了。